14年ldquo紧箍咒rdquo

白酒业要摘掉14年的“紧箍咒”?

文|云酒团队(ID:YJTT)

“白酒被列入限制性产业发展目录,新酒厂办不下证照。”

年,四川日报曾刊文分析四川省广安市白酒产业发展遭遇瓶颈的情况,其中对于当地“有资质酒厂偏少”的情况给出了这样一个理由。文中以当地某酒厂为例指出,因为“办不了证照”,最后只能通过收购内江的酒厂来解决资质问题。

如今,这种情况很可能发生积极的变化。有消息称,旨在鼓励、限制或淘汰各类产业和优化产业结构的国家发改委新版《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或将“白酒生产线”从限制类中删除。

按照目录的解释,限制类主要是工艺技术落后,不符合行业准入条件和有关规定,禁止新建扩建和需要督促改造的生产能力、工艺技术、装备及产品。从限制类中删除,曾经困扰白酒行业的“紧箍咒”,会带来什么影响?

?

白酒业14年“紧箍咒”

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年本)》,首次将白酒生产线、酒精生产线(燃料乙醇项目除外)列入限制类目录。自此,这一“紧箍咒”一直困扰了白酒行业14年。

年版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中,除继续限制白酒和酒精生产线之外,进一步将生产能力小于瓶/时的啤酒灌装生产线纳入限制类目录,并将生产能力瓶/时以下的玻璃瓶啤酒灌装生产线、3万吨/年以下酒精生产线(废糖蜜制酒精除外)列入淘汰类目录。

年,国家发改委对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进行了调整,但其中对年本中对酒类相关的目录未发生变化。到年4月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年本,征求意见稿)》,在删掉前述年新增的啤酒、酒精等生产线基础上,酒精生产线和白酒生产线继续列为限制类目录,但对白酒生产线提出“白酒优势产区除外”。

对于彼时将白酒生产线纳入“限制类”目录的决定,国家发改委在年答复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号建议(将白酒生产线从限制类中删除)、第号建议(取消白酒产业限制政策)时表示,本世纪初,白酒产业产能规模过大、企业数量过多、行业布局分散等问题突显,对国家粮食安全和行业持续发展带来了不利影响,为此将“白酒生产线”列为限制类。

国家发改委同时强调,政策制定过程中,充分征求了有关部门和行业协会意见,并通过网络向社会公开征求了意见。政策的出台和实施,对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维护白酒市场秩序、推动产业优化升级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如今,无论是“白酒生产线”彻底从《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限制类中彻底删除,或者以“白酒优势产区除外”的方式给出例外,都将从一定形式上,为白酒行业“松绑”。

?

白酒设“限”不利行业发展?

在将白酒生产线列入限制性的14年中,白酒行业一直为取消这一“限制”而奔走。例如,前述年两会第号建议、第号建议均提出取消白酒产业限制政策。

中国酒业协会曾多次向国家相关部门汇报并呼吁,取消或者调整白酒产业限制性政策,并曾组织了白酒企业人大代表提出了“关于取消白酒产业限制政策的议案”。

在年《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发布之后,中国酒业协会曾官方刊文称,自90年代始,鉴于当时白酒产业集中度低、生产装备及技术落后,以及全国粮食相对匮乏的前提下,国家有关部门在《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中一直将白酒生产线列为限制发展类行业。

“发展至今,当时的情况均已不复存在,但受限于发展政策限制,白酒产品生产准入标准难以提高,白酒重要产区的优势难以发挥,同时,产业迟迟不能建立退出机制,落后产能无法及时淘汰,优势产能和优质资源又不允许进入,从而导致白酒产业无法贯彻市场公平竞争和自然淘汰机制,这些成为白酒产业健康持续发展的最大瓶颈。”中国酒业协会指出。

如果单纯从粮食安全来看,历史现状已经不复存在。长期以来,由于中国用世界不到10%耕地、6.5%淡水资源生产的粮食,需要养活世界近20%人口,因此“粮食安全”一直都是国家核心战略之一。

来中储粮的数据显示,年,我国粮食产量达到6.58亿吨,实现了由“吃不饱”向“吃得饱”的历史性跨越,人均粮食占有量.48公斤,较世界平均水平高出80公斤/人左右。

据统计,自产+进口的双重供给下,水稻、玉米、小麦已经出现供大于需的情况,而上述粮食正是酿酒用的主要原粮,与此同时,有行业人士指出,不少白酒企业目前也采取进口酿酒原粮的方式,以缓解自身用粮压力。这也意味着,如果单纯从保护粮食安全的角度来看,为白酒生产线设限已经没有必要。

值得一提的是,亦有行业人士赞同限制白酒生产线过快增长。

年,业内曾有取消白酒生产线限制性的传闻。彼时,时任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马勇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并不建议将白酒行业从限制类产业名单中剔除。“这么多年国家限制白酒生产线压根没限住,地方政府大力扶持当地酒企。如果不再限制,白酒产销规模扩张得更快,对行业发展并不是好事。”

从产量数据来看,白酒产量在过去14年中经历了先增长、后下降的过程。

年,规模以上白酒企业产量.34万千升,至年,累计产量.20万千升,随后由年的.9万千升增长至年历史最高.4万千升,但年白酒产量.1万千升,首次出现下降,年则再次降低至.2万千升。

从数据上看,《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并未直接减少白酒产量,反而是年之后的行业深度调整,由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影响了白酒产量,但不可否认《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限制了白酒生产规模过快、无序增长。

?

松开“紧箍咒”之后,白酒行业会“七十二变”吗?

从年版《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来看,以“白酒优势产区除外”的方式给出例外,也从一定程度上显示了行业所做出的努力已经奏效,或预示着将“白酒生产线”从限制类中删除并非不可能。

那么,松开“紧箍咒”之后,白酒行业会“七十二变”吗?

首先,取消白酒产能限制,带来的直接产能较大扩张可能性微乎其微。行业新常态下,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数量众多的中小企业进入困境,市场不振势必导致其对白酒产能的需求势必进一步下降,这一点从部分原酒企业发展困难可见一斑。

对于一二线名酒企业来讲,为保证产品品质,其产能扩张多依赖自身,过去数年发展表明并未受到直接制约。例如,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年报显示,产能分别已经达到7万千升、20万千升、21.2万千升,仍在有序扩张中。

对于白酒产能,业内早有“产能过剩”的观点,既指行业总产量存在过剩情况,也指名酒企业产能持续扩张,而部分中小企业产能将被市场淘汰。因此,从这一层意义来看,取消白酒产能设限并不会带来白酒产能的大幅扩张。

其次,取消白酒产能限制的积极意义在于支撑白酒优质产区发展和行业标准的提高。

中国酒业协会就曾指出,取消白酒产业限制政策,有利于吸引优质资源、外部资本进入白酒行业,建立良性竞争机制,同时,使白酒行业生产技术、质量安全、标准化体系、诚信体系、溯源体系等各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标准要求,有力推动白酒产业落后产能淘汰机制,促进白酒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

第三,取消白酒产能限制,为白酒这一民族产业发展的打开了想象空间。

虽然将白酒生产线纳入了“限制类”产业目录,但在前述答复两会建议中,国家发改委也高度肯定了白酒行业的重要性:“白酒生产是我国传统产业,具有悠久的历史传承和独特的文化底蕴”。

从法国乃至欧盟葡萄酒产业发展来看,地方政府给予了葡萄酒产业大量产业支持,既体现在灵活的税收政策,又体现在直接的产业补贴和市场推广当中,海外品牌推广补贴,最高可以高达出厂价的20%,对于其国际推广起到了重要作用。

对于白酒产业发展和国际化推广来讲,同样迫切需要上述政策的支持。因此,取消白酒产能设限从一定程度上,显示了来自国家对于白酒产业的支持,或许属于优质白酒企业来讲,“七十二变”的时代即将开始。

对于取消白酒生产限制,你怎么看?文末留言等你分享!

本文由「云酒头条」原创,欢迎留言、分享,

禁止未经授权的转载或改编,否则依法追责。

欢迎爆料,独家线索,核实采用,将支付元。爆料:(手机同







































北京治疗白癜风大约花多少钱
白癜风怎么治疗和控制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hngkjsxx.net/pjhyph/11655.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